testflight下载麻豆传媒

() 之后,同学们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人都是要长大的,朋友再交就好…

终于有了甩掉女恶魔的机会,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至于以后谁会分到女恶魔的班级,就要看大家点高点低了…

靳青现在已然是学校中公认的老大难人物。

这半学期,不是没有人挑衅过靳青,但是却都被靳青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掉,等到老师们赶到的时候,不但所有的学生都会三缄其口,而靳青也总能轻轻松松将事情同她撇清关系。

巧合太多次以后,就会存在一种必然性,因此老师们根本不相信这些事情同靳青无关,因为每次学校闹出什么大动静的时候,靳青都在场!

让老师们确定这些事情同靳青有关的最明显的一条证据就是,当初用靳青来打赌最后还赢得了赌注的那个渣男校草转学了,并且连转几次,最后甚至转去了其他城市的高中。

渣男转学的原因则是:他每天放学的时候,都会被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人痛打一顿,而每次还没有等他看清对方的脸时,就已经被人一脚踢倒,然后拳打脚踢起来。

渣男父母以为渣男在社会上得罪了什么人,开始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接送他,但是父母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他,只要渣男偶尔有个落单的时候,马上就会被人暴打一顿。

时间长了,渣男开始变得神经兮兮的,就算走路的时候也会紧张的盯着所有的路口,生怕哪里忽然钻出打他的人来。

最后就连渣男的父母也在怀疑,渣男是不是真的惹到了什么惹不起的人物。

渣男很心虚:他想到最近在学校传的沸沸扬扬的靳青,所有人都说靳青受了严重刺激疯掉了,整天拿着小学课本嘴里咕咕念念的到处跑,还动不动就用武力来攻击同学。

最爱汉堡娇俏女孩纯纯迷人

原本他还以为这个传闻很无聊,因为他知道季节的性子有多么温和,但是在经过这段时间的遭遇,就连渣男自己也开始怀疑是不是季节打的自己。

于是,觉得自己已经get到真相的渣男麻利的报了警,想请警察保护自己。

可是在经过严密的验过伤后,医生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渣男:原来,渣男身上所有的痕迹,都不是一个人留下来的,甚至可以说从力气、鞋上的花纹、出拳后出脚的习惯来看,渣男身上的伤几乎没有能够配上套的。

医生看渣男的眼神中充满了嫌弃:这孩子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才能被这么多的人天天追着打…、

由于渣男身上的伤都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所以警察也并没有真的下死力气去找。

因此在警察找不到凶手的情况下,渣男无奈的从省重点的一中,转去了市重点的二中,然后是三中、五中,一个接着一个的将市里比较出名的学校都转了个遍。

但是渣男很快便发现,他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只要他走到哪里,打他的人就追到哪里。

这种事情直到渣男转去了其他省的学校才算结束…

渣男就这样带着对靳青满腔的怨恨,离开了这个他土生土长的城市。

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件事他是真的误会靳青了。

靳青并没有要为季节报仇的心思,但是她手下的小弟却有。

吕子豪在知道渣男干的事情后,立刻将渣男的照片转给了社团中的核心成员,并且让他们吩咐下去,不管他们身在何处,只要见到照片上的人,就要立刻冲上去将对方打倒,直到对方爬不起来为止。

同艰辛的学习不同,抢地盘的事情靳青做的是得心应手,经过一个学期的争夺,靳青已经将这个城市中所有的学校地盘拿下了,她的小弟遍布了整个城市,所以渣男自然悲剧。

再说学习方面,经过不懈的努力靳青的学习进度越来越快,现在已经学到小学五年级的知识了,然而依旧没有什么卵用。

靳青的脑袋就像是花岗岩做的,除了死记硬背以外,根本一个弯都转不了。

同样的一道题,只要换一个名字,换一种说法,她绝对就会做错。

不过好在靳青的记忆力非常的好,就像是一台高清的照相机,只要是她看过一遍的东西,立刻就能一字不落的写出来。

因此靳青学的最好的竟然是政治,历史和地理这样完不需要加入个人理解的东西…

每一次老师们看到靳青那一字不落,仿佛是对着课本抄的答案,精神都会出现片刻的恍惚:他们怀疑靳青已经找到新科技的文科作弊方法了。

原本靳青的班主任看着靳青的成绩是想让靳青留级的,但是马上要接新一批高一年级的老师们却早已经听过靳青的“威名”,坚决不肯收留靳青。

于是,靳青的班主任只能让靳青跟着大家一起升上高二。

靳青的班主任原本想着等到分班以后就好了,起码能够将靳青分去别的班,但是其他班级的班主任却都不愿意收留靳青,甚至还想让靳青继续落在他的班上。

想到这里班主任有些忧伤,大家都不愿意收留靳青,不只是因为靳青疑似校园暴力的施暴者,更是因为靳青的平均分太低了,所有人都确定靳青将来是绝对考不上大学的。

留这样一个学生在自己班级拖后腿,拉平均分,他们未来几年的奖金没了不说,就连名声都会被拉黑的。

班主任叹了口气,站在教室门口向里面看了靳青一眼:算了,推给他就推给他吧,反正他还年轻,就当是在积攒经验了。

这孩子本来长得就不好,现在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连脑子都不好了,也是可怜,就让她在自己班级这么混着吧。

想到这里,班主任背着手走回了办公室,他要去准备新学期的教案了,

靳青独自在教室里坐了很久,并不是她对这个班级有多么深的感情,而是她根本无处可去。

靳青杵着下巴继续纠结的琢磨着自己应该去哪里,实在不行她还得回去公园里住两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