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卓app安装

几百条神识细线插进骨龙的骨头缝里,骨龙攻击不了,亦逃不掉。

巫妖一动不动地躺在骨龙背上。

在舒绿的注视下,地面的死灵生物齐齐魂火熄灭,没多久,巫妖眼中红芒重亮,妖冶地坐起了身。

要验证的,此时已经得到了证实。

巫妖是最强大的死灵生物,不仅可以使用死灵魔法,同时也最好地体现了不死的特性。

骷髅兵也好,地狱三头犬也罢,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死,只要魂火熄灭,他们也是会死的。

而巫妖就不同了,他们成为巫妖的那一刻,会在天地法则的控制下得到一个魂匣,魂匣不毁,他们就是不死的。

巫妖会将魂匣藏在哪里,是个世纪之谜,从来没人找到过。

舒绿好整以暇地看着巫妖,“我杀不了你,你也杀不了我,坐下来聊聊吧,对我们双方都好。”

巫妖冷笑,“你这个贼,想让我跟你聊,除非把东西还给我。”

舒绿摆手,“不管你是什么生物,都得讲道理,对不对。你说的那件东西,是我收的保护费,并不是我从你那里偷来的,你凭什么叫我贼,还有……”舒绿故意拖长了声音,“我就算杀不了你,也可以叫你生不如死,你确定要跟我这么嚣张?”

巫妖称王称霸惯了,显然不信邪。

画蝶梦女郎纯真多姿

他手里的权杖在交缠的死气中变为一把镰刀,他一挥手,就斩断了缠在骨龙身上的神识细线。

骨龙得了自由立刻反击小龙和青鸟,它忍这两货很久了。

舒绿为巫妖的反应深感遗憾。

难怪很多人都说能动手绝不瞎BB,有的人真不是能心平气和就处理问题的,得打成共识才行,眼前这位巫妖显然就属于骨头缝儿发痒,非得挨了打才会老实的存在。

“顾月诚。”

顾月诚正从后面抱着凤清的腰,忽然听到舒绿的神识传音,小手一抖,摸到了凤清的要害。

凤清浑身一僵,侧过头,亲了亲顾月诚的额角,“这里不可以,回去再说,好不好?”竟是一副商量的语气。

顾月诚老脸一红,又不可能解释是舒绿忽然传音吓到他,害他越界了吧,他只能“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顾月诚!”

舒绿语气有些不善了。

顾月诚知道不能再耽误,赶紧激活了囚梦铃,配合舒绿战斗。

筑梦铃虽然有所有铃铛的能力,单独使用时却比专攻一项能力的铃铛弱些,比如说她要用囚梦铃的能力,就没有囚梦铃本身用出来的效果好。

而且照灵镜还在凤清手里,辅助凤清布阵,舒绿便只能与顾月诚配合战斗。

囚梦铃是把人的精神囚禁在梦境里,只不过加上了筑梦铃虚实转化的手段,囚禁的也可以是人本身。

舒绿激发筑梦铃,与囚梦铃配合,禁锢住巫妖身周的空间。

禁锢的空间看起来与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巫妖对于危险一无所知,还在不断使用亡灵魔法攻击小龙和青鸟。

他发现了,如果他攻击小龙和青鸟,舒绿并不会帮忙,他就要打个够本。

舒绿哪里是不帮忙,她是见小龙分解魔法的能力越来越强大了,且青鸟的凤凰之火专门克制邪祟,完没有任何问题,才不管的,如果有问题,她肯定会第一时间瞬移过去。

“回来!”

小龙不甘地看了骨龙一眼。

都是龙,它竟然一直被压制,心里好不舒服,好不甘心,可舒绿已经传音让它回来了,它只能老老实实回到舒绿身边,还咿咿呀呀叫了一声,跟告状似的。

舒绿摸了摸小龙的脑袋,“好了,我知道了,它欺负你是不是,我帮你收拾它。”

小龙满意地点点头,非常得意地看向骨龙,那眼神跟看一堆骨灰似的。

舒绿手掌一合,空间禁锢的范围逐渐减小。

巫妖感受到来自天地的压力,指挥骨龙左突右逃,不管逃向哪个方向,都会碰壁,这还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他很快发现他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小,空间的挤压之力越来越大,骨龙已经失去了闪避的空间,整条龙盘在一起,骨头咔咔作响。

饶是如此也没能摆脱空间的挤压,空间越来越小,越来越小,骨龙的骨骼从连接处节节碎裂,发出无声的咆哮。

骨龙碎成小块后,巫妖就得自己直面这恐怖的压力了。

前后左右上下各个方位都往中间挤,巫妖尝试了几十种死灵魔法,都没能阻止自己被压成饼的悲剧。

巫妖这一辈子,近千年的时光,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魂火快点熄灭。

魂火熄灭了,这附近又没有死气作为补充,他将进入无知无觉的状态。

不过不要紧,只要这附近有生物死亡,他就能得到补充,哪怕时间长一点,等再醒来的时候,眼前这女人肯定也走了。

然而很多事情都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空间挤压针对的是肉身,对灵魂的伤害有限,巫妖感觉到身体寸寸碎裂后,他的魂火也只是受到了一点点伤害。

最终空间挤压到只有五个篮球那么大,巫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手手脚脚了。

五个篮球那么大的空间,听上去是挺大的,可是别忘了,这个空间里还挤着一头骨龙的碎渣渣,跟骨龙一起挤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巫妖不得不承认,舒绿说到做到,说要让他生不如死,他果然就生不如死了。

这种折磨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巫妖眼中的红芒才渐渐熄灭。

骨龙的渣渣掉在地上,拼都拼不起来了,或许送给博物馆还有用,反正舒绿拿着是没一点用处了。

刚才连巫妖的魂火都熄灭了,骨龙的魂火还能继续燃烧吗?当然不能!它现在就是一头死得不能再死的废物龙。

舒绿飘在天上,耐心等巫妖“活过来”,然而这一次她足足等了一个小时,都看了十万字了,巫妖还没有醒。

难道巫妖还能控制自己复活还是不复活,或者说是能控制自己什么时候复活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要真那样,舒绿都会羡慕巫妖了。

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或许真相是她想的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