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释放自己草莓二维码

距离比赛正式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

张峰仔细检查一遍自己的装备,摸了摸凑过来的板栗,安抚好自己的宝马,然后开始打量其他赛道上的赛马。

扫视一周,不得不说,这次赛马的质量非常高,比以往的要高很多,以前几乎都是纯种黔马之间的较量。

但是这次八匹赛马中居然有一半是混血马,其中的一号,二号,六号,八号,这四匹赛马去都混血马,它们都拥有专业赛马的血统。

这四匹赛马不仅骨架高大,而且腿长体粗,筋骨强壮,一看就是好马,几乎都有成为专业赛马潜质。

特别是六号,也就是青龙佬专门用来砸场子的赛马,这匹马更加出众,从外貌上来看这匹马已经完没有丝毫黔马的特征,据说已经与阿拉伯马杂交了三四代,出自省外一家著名的育马中心,因为够不到专业赛马的条件,于是就流落到了这些青龙人手中。

虽然这匹马还比不上专业赛马,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它还是要比普通的黔马优秀的太多,因此才能在前几次比赛中,横扫整个赛场,令青山的赛马会几乎颜面扫地。

不过今天它们肯定将遭遇巨大的滑铁卢,只要张峰和板栗一出马,必将所有对手的斩于马下,不要说六号马只是淘汰品,即使专业的赛马也远远比不上板栗。

要知道,板栗可是经过启灵丸改造过的赛马,完就是成精般的存在,别看板栗有些不起眼,但板栗肯定能碾所有的选手,一人一马对这次的冠军势在必得。

“比赛要开始了,好紧张啊!”小月捏着拳头,忐忑的自言自语道。

“哈哈,没事,你看小峰自己都不紧张呢!”牛重哈哈一笑轻松的说道,

“就是,咱们肯定能赢!”张义对张峰有种盲目的信任,因为只要是张峰出手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搞不定的,每次都能获得成功,因此张义现在已经麻木,对张峰比对自己都要有信心。..

徘徊在田园

“比赛马上开始了,请选手们做好准备!”

很快比赛裁判拿着发令枪走了过来,提醒骑手们做好最后的准备。

听到提醒,骑手们翻身上马,只要发令枪一响,就会冲出栅栏,飞快的奔向赛道的终点。

啪!!

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张峰反应最快,板栗也非常配合的率先冲出栏杆,气势汹汹,一往无前的向前方奔去。

不得不说,六号的表现也非常不错,要不是张峰和板栗珠玉在前,它们的反应也难以挑剔,第二个冲入了跑道,并且紧紧地跟在板栗后面。

哗……哗!

比赛开始后,场外一片喧哗,激动的吃瓜群众们开始为自己支持的马匹加油,

特别是张峰的五号,其一骑绝尘的表现,令青山的老少爷们无比的振奋,翻身了,今天终于有了战胜六号的希望。

于是场外的观众们拼命的嘶吼,几乎所有的观众都在为张峰和板栗加油,因为这一人一骑代表着青山县的所有希望。

“加油!”

“五号加油!”

“五号雄起!”

“五号,干死他丫的!”

“大哥加油!”

“疯子加油!”

此时两个女孩子也被这热烈的气氛所感染,瞬间化身张峰和板栗的小迷妹,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为张峰和板栗加油喝彩。

一马当先,一骑绝尘,从比赛一开始的瞬间,张峰和板栗就保持在了第一的位置,

一直到冲过终点,后面的六号依旧没能追赶上来,而且距离张峰和板栗,居然有害十来米的差距,真是望尘莫及,吃灰都吃不上。

这就犹如成年人和小孩子的比赛,令六号和骑手大受打击,直到冲过了终点,依旧一脸的懵逼,完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差距怎么会这么大?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这令青龙的人都难以接受,但却不得不吞下苦果,这打脸来的真是太快,快的他们都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的结果毫无悬念,张峰和板栗获得了冠军,青龙的赛马虽然获得了第二名,但比赛结束的瞬间,他们的都不得不摇头叹息,或者垂头丧气,

输了!差距还这么大,真的是一败涂地。

“赢了!”

“哈哈哈!我们终于赢了!”

“青山万岁!五号万岁!”

“青龙佬滚出去!”

“青龙佬滚出去!”

青龙佬在这里非常不受欢迎,连续几次来这里砸场子,虽然以前大家不说什么,那是因为技不如人,但今天大家的终于战胜了青龙佬,于是憋屈了很久的怨气终于部爆发。

因此青龙佬瞬间成了过街老鼠,被青山的老少爷们骂的体无完肤,好在大家都还算克制,都没有动手,但组委会的保安还是如临大敌,赶紧跑过来,挡在两方之间,不能让矛盾过度激化。

而青龙人输了比赛,也再没脸呆在这里,牵着自己的马,一群人灰溜溜的就这么离去,看起来狼狈无比。

“哇,他们怎么走了?他们不兑奖了吗?”小月一脸天真的问道。

“嘻嘻,他们都输了还兑什么奖啊?”依依忍不住笑着解释道。

“啊?依依姐你怎么知道他们没中奖啊?”小月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疑惑的问道。

“啊,真是被你打败,连这都想不明白,你真是太笨…………”张义无语的摇摇头,向张月解释到。

“哼哼,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买我大哥呢?”

听完张义的解释,张月虽然嘴硬的为自己辩解,心里也明白,这些人事先都觉得自己肯定能赢,所以都买了他们的六号马,然而出乎他们的意料,最后六号输了,他们的赌注当然也都打了水漂。

听到小月的话,其他人都笑着摇摇头,知道这丫头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过此时大家都非常的兴奋,因此也不会与这小丫头计较。

“好马,五号真是匹好马啊!”

“那是当然,我看到五号的第一眼就知道咱们肯定赢了!”

“滚粗,那你怎么买的是六号赢?”

“哎……哎!我……我那不是买错了么?”

其他人纷纷对着他翻了个白眼,下都能下错,这眼要有多瞎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