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 app

众人似乎也在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这三个人站在一起,竟谁都不会沦落为背景。

他们的容貌各有千秋,可以说是这小小一间房里最为闪耀的存在。

老者似乎意识到自己失了态,轻轻的咳嗽了两声。

惊得他人顿时也都回过神来。

银泽顿时不禁恼羞成怒,他竟然看银雪看愣了神,要知道这人可能是害的银桑变成如此的罪魁祸首。

“银雪!你到底对我弟弟做了什么,才使得他的病情加重!”

银泽这一番话可谓是非常的不客气了。

现在的银泽哪里还曾将银雪当成了一个长辈。

银雪也不生气,只是偏了偏头,眉眼间透着一丝无辜“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才让你一个晚辈一口咬定银桑变得如此,是我的原因。”

银泽怒道“这几天来看银桑的人中,只有你最可疑!因为只有你趁着侍女不在的时候,悄悄潜入进来过!关于这一点你想否认么?”

银雪目光轻闪,转而看向侍女问道“我进来过?”

侍女似乎还有些没缓过来,说话也带了几分羞怯,众人只见她赶紧低下了头,结结巴巴说道“那天,我…我看到的背影,确…确实是,十七爷的。”

秋意正浓清纯美女公路写真

侍女觉得银雪是在考验她心脏的承受能力,明明十七爷没有用媚术也没有用特殊的能力,但是在她和他说话的时候,就是感觉自己的心脏仿佛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

银雪听了这一番话,眉眼间不禁轻微的闪了闪。

银泽则是以为银雪心虚了“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么!?”

“因为一个侍女似是而非的话,你便认定了你的亲叔叔坑害自己的侄儿?”

“阿泽,你的智商有待提高啊。”

“亲叔叔?谁知道…”

“阿泽!”银泽的话尚未说完,便被身后苍老的声音给打断了。

银泽这才如梦初醒,自己方才委实太过于大意,竟差一点,救当着银雪的面将自己的怀疑给说了出来。

“就像阿雪说的那般,事情尚无证据和定论,不要随便栽赃别人!”

银泽有些不服气,但是看着老者那带着不认同的目光,最终还是愤愤的闭上了嘴。

老者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便到此为止。”

老者没说这件事到底是谁对谁错,只说到此为止,看起来显然是想替银雪遮挡此事。

但其实,也算是变相坐实了银桑是银雪所害。

老者想就此息事宁人,银雪却不愿意。

如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他甚至能够预料到,倘若今天不说清楚便从这里走出去,将会迎接族人怎样的目光。

“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那我们还是将事情掰扯清楚吧,毕竟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我,我的嫌疑无疑是最大的不是么?”

银泽冷哼一声“你知道便好!”

苏玖看着银泽不禁微微蹙眉,在沧澜宗倘若后辈敢这样对前辈无礼,怕是早就被教做人了。

银雪的脾气倒是好。

似是察觉到了苏玖落在他身上的目光,银雪媚眼如丝,带着种种风情的看向了苏玖。

苏玖正无语,突然一个阴影挡在了她的前面。

“小师叔?”苏玖疑惑的看着前面之人的背影。

“嗯,九尾天狐的族内事,我们别参与。”

苏玖“???”她也没想参与啊。

不过小师叔特意挡在她的前面就为了说这个?

银雪见楚洛痕那个臭小子将自己的小九儿挡的严严实实,面上顿时带了几分不耐。

对其他人说话的口吻也不自觉的带了几分火气。

“脑子长来时给人用的,不是让你们拿来胡思乱想给人定罪的。

既然侍女说我曾悄悄出现在过桑桑的房间,那便说说我是什么时候出现又是什么时间离开的。

另外你也说了,离开之人只有一个背影,那么那人的背影又是什么样的?”

老者微微蹙眉,似是有些不满银雪的问话。

银桑也瞪圆了眼睛,总觉得银雪所说的第一句话是针对他的。

好在侍女对于时间段和那个背影记得还比较清晰。

众人很快便听那个侍女将她的所见细细的说了出来。

在侍女说完后,银雪倏然笑了。

这一笑竟比那满园的桃花还要好看,侍女瞬间便呆住了。

老者则是隐隐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凭借白衣银发来认定是我?”

银泽嘴硬到“那…那又如何?族中就你是银发!”

银雪倒是没有立刻反驳他,而是问道“银泽你幼时将九尾一族的基础课程都学过了么?”

“你什么意思?”

银雪唇角微勾“我们九尾天狐,天生便是受上天所眷顾的存在,在族中多半的狐狸都具有幻化的能力,便是你,也应该有这个能力吧。

毕竟哥嫂都有,生出来崽便是再废物,这种能力也应该是有的。”

银泽怒道“我当然有…”

说完银泽便不说话了,显然也是想起来了他们九尾天狐的天赋之一,幻化。

银雪看着银泽呆住的模样,只觉得有趣“看起来是想起来了。”

银泽嘴硬道“那也不能确定就一定不是你吧,毕竟谁能证明那不是你!”

银雪觉得银泽说的有道理,点了点头“这话倒也没错,我记得方才侍女所说她是卯时去熬的药,辰时归来。

而我就是在这段时间潜入进去过?”

那侍女再一旁点了点头。

银雪见她点头后,笑意更深了“那么接下来,你大概要用传音符亲自问一下,温泉池前看守的守卫了。

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亲自去查探一下当天温泉池的进出记录。”

银雪惯来喜欢享受,对于温泉更是情有独钟。

所以平日里没事的话,便会在那里泡上一个时辰。

银泽狐疑的看了银雪一眼,直接便发了传音符,等收到传音符后,脸都青了。

他没想到竟然真的不是银雪。

那么那个可疑的身影又会是谁的?

银泽只觉得脑子乱极了,九尾天狐一族如今所剩余的存在本就不多,如今又有谁即想要坑害同族又想要陷害同族。

倘若今天的事情坐实,岂不是着了那人的道。

一石二鸟,一下子便能除去两个嫡系的弟子。

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显然是有人在给银雪下套。

还是利用阿桑在给银雪下套。

一时之间,银泽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心寒。

他们族内之人本就不多了,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

这时他的肩膀上落上了一只大手,他知道这手的主人正是身后的老人。

“你该给阿雪道个歉。”

银泽抿了抿唇,面子上似是有些下不去台,但此时也清楚的知道了,是自己冤枉了银雪。

“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