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哪种视频的软件叫tou2

() 马行空出手了么?

叶枫脑海里面刚刚闪过这个念头,身仙能随之一涌,正欲出手就听到马行空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叶大师不用惊慌。”

嗯?

紧接着,叶枫就感觉到身体下面有一股奇妙的力量浮现,好像一只巨大的手掌将自己的身体托了起来,缓缓的开始下落。

这就是那征引仙能么?

叶枫感觉到这股仙能甚是奇怪,它不像五行仙能那边能够具象显现出某个具体的东西,也不是念能那般将你整个人包裹起来,仅仅好像有一股力量充斥在脚下,撑着你不致下落……

传说中最神秘的仙能力量果然有些东西。

叶枫心中对马行空越发谨慎起来。

他最讨厌没事装神弄鬼的手段,方才那一幕看似无心,只怕是对方在试探自己的手段,就是不知道背后那藏着的杀手什么时候会显露出来。

……

三人一路下坠,经过的时间比方才行走的还要长,面前一片漆黑,叶枫琢磨着少说也下沉了有数万米的距离。

金发萝莉花海里俏丽迷人

这种经历,让他不由得响起了浩天大陆上的浩天灵域,那方天地也是沉浸在星域地核之中,难道这马行空也寻到了那样一个地下世界。

而正在下落之间,叶枫忽然觉得自己好像穿过了一道难以察觉的灵能壁障,体内金盘又再次发出了惊疑:

“哦?真是有意思了,这里竟然还藏着这样一座封天大阵。”

“封天大阵!”叶枫目光一闪:“金盘兄你以前用过这阵法啊,是那小子准备来对付我们的么?”

“应该不是。”金盘一眼勘破玄机:“封天大阵乃是至高阵法的统称,当年在领域施展的星宿封天阵主杀伐防御,而这座阵法主要的功能是封印能量流转,迷惑视线方向,简单的说,是一座隐藏身形或者某片区域的阵法。”

“辅助性质的呗。”叶枫暂时放心下来。

“那也不得小觑。方才经过的那阵法壁障来看,这座阵法范围不小,而且其运作起来之后的效果只怕就算是这片世界的至强者也未必能够寻找的到。”

这就厉害了!

要是连仙尊级别的高手都找不到这里的话,也就是说,只怕这条仙路上根本没有人能够想到,在那已经废弃了的骨头星下面,还藏着这样一个世界吧……

正说着,叶枫看到下方浮现亮光,很快,随着身躯从漆黑的通道里出来,眼前顿时霍然开朗。

还不等他说话,旁边宋月明先是忍不住的发出了惊呼:

“二弟……这是!!”

只见面前的世界比起上方骨头星简直天差地别,如果说骨头星表面是一座破败了万年的废墟残都,那眼前的天地生机盎然,灵气荡漾,便如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一般,令人心旷神怡。

叶枫放眼望去,面前,是五彩生机昂然如画,缤纷色彩铺满了天地。

这里不大,几乎也就是一个天极城的大小,纵深数万米,却有山有水,有湖有林,一座错落有致的村庄安静的躺在那小山岗的山脚下面,粗粗看去,起码有万户居民之多,道道身影正在那乡间小路上穿梭行走,袅袅炊烟在空中悠悠的飘荡。细细听来,还有儿童的欢笑声,鸡犬的鸣吠声相杂其间,端的是一副极致悠然的乡村生活画卷。

“二弟……”眼前的景致,对叶枫来说不过

是平静优美,但却是让旁边的宋月明震撼的无以复加:

“这里难道是?”

“是啊,大哥!”马行空笑的十分欣慰:“这就是你我兄弟几人一齐长大的桃园村,我费了不少心思才将村子整个复原出来,快随我去看看!”

马行空拉着宋月明降落在大地上,便显得面前的世界越发生动可爱起来。

脚下,是带着芬芳的泥土小路,身旁,那郁郁葱葱的青草里还可以看到一只只翠色的小虫在悠闲的晒着太阳,一只雪白的图纸似乎感觉到有人降下,警惕的竖起了耳朵,碎碎的三瓣嘴里还嚼着一口鲜嫩的青草。

真美啊!

叶枫忍不住感叹一句。

当然,要是没有兔子那种跟他反冲的生灵在这画面里就更好了。

一边走着,马行空一边在宋月明前面介绍:

“大哥,你看,这是咱们村口的那株老槐树,上面还有当初咱们几个刻上去的昏话!”

“哈哈。”宋月明这时笑得动容:“那时你还说非村里的小花不娶……”

“是啊。”马行空眼中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可惜,小花却是早已经不在了。”

“二弟。”宋月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马行空继续拉着前行。

“大哥你看,那便是牛背山,我专门寻遍了仙路才找齐了咱们当年在山上见过的每一种野兽,你还记得老四以前放牛的时候么,被一头瘸腿狼吓得从牛背上摔了下来,咱们笑了他好几年。”

“呵呵。那边是美人湖吧……”宋月明指了指远处的一片碧波:“当年咱们几个还老去偷看村子里的姑娘们洗澡,可少没挨爹妈的揍。”

“是啊,那还不都怪老三,动静太大。你说看就看嘛,他老激动个啥……”

“哈哈哈。”

两人又笑,话语里面满是温情与感动。

即便是叶枫此刻心中充满了提防,也不免心生触动。

这个桃园村便如他心中的落云峰一般,是老宋跟马行空心里永远的回忆,这般的温暖的场面他实在不忍心打断。

三人,便这么一路笑着,走着,一直来到了桃园村的村口。

一路上,他们遇到的村民都在亲切的与马行空打着招呼,一口一个村长大人呼唤得满是尊敬。

村口外面的那株大槐树下,几名白发苍苍的老人正在享受着他们人生中最后的美好时光,叶枫看了,老人们的眼神里满是恬静与幸福,那般温暖的味道绝对来不得半分伪装。

这里,不是危机四伏的杀场,而是一个真正用心打造出来的世外桃源。

“小马啊!!”老人们看到马行空过来,纷纷笑着招呼:“又来新客人了吗?”

“是啊,赵大爷!”马行空介绍着叶枫二人:“这是我最好的朋友,从今以后哇,就是咱们的街坊啦!”

“呵呵,好哇!”老人们看着马行空,就像看着自家的后辈那般亲切:“欢迎你们二位哇,来到这儿就啥也不要想啦,舒舒服服的过几天神仙日子,饭安排了吗?没有的话大爷回去给你熬点包谷碴子去!”

“别了大爷,好好歇着吧您!”

马行空笑着安抚下几位老人,扭头回来看着叶枫二人,似有深意的说道:

“几位都是世上最好的人,可惜……曾经的赵大爷他们都已经……”

宋月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二弟,逝者已矣,赵大爷他们终究是回不来了。”

“是啊,逝者已矣。”马行空抬头看天,似乎要穿过头顶厚厚的地面,刺破整片星河:“但生者却不能忘却过去发生的一切,对么?”

“二弟……”

“嗨,大哥你看我怎么说起这个了,扫兴,真扫兴,走,我带你去村子里看看。”

三人继续前行。

一路鸡犬相闻,儿童嬉闹,悠然的生活气息仿佛通过岁月酿成了浓浓的酒香,闻之则醉,令人沉迷。

一直来到一间敞开的农家小院之前,马行空推门而入,里面一张简陋的石桌上果然已经摆好了吃食,看起来十分简单,却充满了质朴诱人的香气。

“大哥,叶大师,里面请!”

马行空挥手邀请。

宋月明却是微微顿了一下:“就是这里了吗?怎么不见老三、老四他们?”

“呵呵,应该马上就来了吧……”

马行空拉着宋月明进了院子,忽然,从旁边一间小小的像是厨房一般的屋子里走出了一道身影,乃是一名头上系着布条,身上穿着厚厚油腻围裙的中年汉子,看到几位,立刻露出了敦厚的笑容。

“村长,这就是您的朋友么,快快快,大家快做,还有几个菜就好了哇!”

“辛苦您了,德叔。”

马行空说着已经将宋月明按在了石凳子上,但宋月明此刻的脸色却是越发难看起来。

“二弟,不是说三弟在准备饭菜吗?这位德叔又是谁……”

“大哥!!”马行空说话的语气,终于有了一丝丝的沉重:“难道你还不相信我吗?”

唰。

这一刻,叶枫缓缓的在两人旁边坐下,只觉两道目光平静的对碰在了一起,这平静的小院之中,仿佛空气在这一瞬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

骨头星,齐云城外。

那座矿营之中依旧遍布着沉重的哀叹。

啪。

又是一记脆生生的鞭响。

一个看起来年纪只有十几岁的奴隶被方才与马行空交谈过的守卫狠狠的抽在了地上。

“小兔崽子,废物,垃圾!”

那守卫今儿似乎火气特别大,每一下鞭子都运足了十成的力气,几下过去,地上的小家伙已经没了人形,只有一声声凄惨的呼叫传遍了整个矿营。

“叫!你还有脸叫!老子每天给你的粮食还不如去喂狗,给我起来,起来听到没有!!”

嗡。

那满是鲜血的鞭子在空中抽出了一记可怕的音爆,眼看着又一次要抽向地上孱弱的身躯。

忽然,一只布满了黑泥的手掌死死抓住了守卫的手腕。

“又特么是谁来多管闲事啊!”

这一次,守卫怒了。

此刻他可没有站在外围,方才身边更是没有什么大人物经过,放眼这矿营之中,谁敢拦他!

可当他双目喷火的扭头一看,身后的人竟然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在外面被他抽得满地打滚的那个奴隶。

但是……

这一刻,那奴隶的眼中却是闪着他从未见过的野兽般的凶光。 富品中文